Prev Next
关于“简单”
Time: 2015-1-19 13:14:07 | Hits:

     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热络的友谊,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。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,这使我觉得清畅。我尽可能不去缅怀往事,因为来时的路不可能回头。我当心的去爱别人,因为比较不会泛滥。我爱哭的时候便哭,想笑的时候便笑,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。我不求深刻,只求简单。——三毛《简单》

     一直想写一个关于自已的心情,突然看到了三毛的《简单》中这一段话,觉得特别贴近自已所想。很多时候,在别人看来,自已特别冷淡,对于友情也好,亲情也好。其实于自已而言,正如三毛所说的,不是不期待,而是受不了热络过后的疏远,很多时候,淡漠的表情下,其实心底有很深的落寞,所以,与其只能是拥有过,过这一个过去式的存在,然后在漫长的时间里受落寞的煎熬,于我而言,不如从始而一的本来就不存在。

     我避开无事时过分热络的友谊,这使我少些负担和承诺。我不多说无谓的闲言,这使我觉得清畅。我尽可能不去缅怀往事,因为来时的路不可能回头。我当心的去爱别人,因为比较不会泛滥。我爱哭的时候便哭,想笑的时候便笑,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。我不求深刻,只求简单。”   这一段话,其实挺难的,即使一直刻意的在往这个方向努力,但却始终无法做到,我想,这本来就是一种想像中的状态,原因在于,我们身具人心,听过一句话,觉得特别真理:“人心长在身体最深的地方,却是最不受我们控制的存在”,我想这一句话其实从侧面很好的解释了某些事的不可能性。也许,我们所逃避的,往往正是我们最想拥有的。